Archive for May, 2008

enchanting in words

Posted on Monday, May 19th, 2008 at 8:32 pm

我不是会写文字的人,至少现在不是。

艳羡极了那些妖娆的文字,只不过,仅仅是艳羡。因为写不出,所以放弃。

在那些文字背后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为什么别人的感情总是丰富,XX的日子会过得惨白惨白。太多的为什么,大多没有解答。

妈妈的,下班吃饭。

超强英汉翻译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7th, 2008 at 8:18 am

囧rz

 1. we two who and who?
咱俩谁跟谁阿

2. how are you ? how old are you?
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

3. you don’t bird me,I don’t bird you
你不鸟我,我也不鸟你

4. you have seed I will 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 brothers !together
你有种,我要给你点颜色瞧瞧,兄弟们,一起上!

5. hello everybody!if you have something to say,then say!if you have
nothing to say,go home!!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6. you me you me
彼此彼此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失眠{}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7th, 2008 at 7:04 am

心情沉重?没有。过度兴奋?没有。那,为什么睡不着?

你说好不容易睡着了那也就算了,爷拼死拼活数羊终于把瞌睡虫盼来了,倆舍友早不回来,晚不回来,酝酿了那么久的睡意……又被整醒了一次……到了6点又再一次的醒来,算了,绝望吧,拿起手机写blog ……

艾艾,安慰自己一句:死后必会长眠,生前何必久睡。

起床。上班。北京时间6时59分……

May-06-2008

Posted on Tuesday, May 6th, 2008 at 5:31 pm

苟活着…

接到R给我的短信刚好睡醒,午休的时间很仓促,醒来的时候腿已经麻得迈不开步了。

我也奇怪为什么可以对一个朋友不闻不问这么久,有时候也会想着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可是打过去要说什么呢?谈生活?日子过得已经足够庸俗;谈理想?一步步走得太慢太艰难;谈过去?记忆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真空。习惯了的话,生活也就如此吧,反正她们也知道我的不善言辞。她们理解我。

R跟我提到一个女子,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见过,曾经花一样的女子,在感情面前慢慢的丧失了自我。太过随性,太过倔强,倔强到不肯回头,过了几个月同那个他一起走上了平行的轨道,各自订婚,彼此伤害,再然后她已然是即将成为母亲的人…

没有评价青春的权利,也不该哀叹青春在如何如何的消逝,我想这样的感情谈不上波澜,也说不上苍白,即将到来的或许叫幸福。

——————————————————-

感谢那些在我生命中走过的女子。

Jack Kerouac《On the road》

Posted on Sunday, May 4th, 2008 at 8:11 pm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杰克·凯鲁亚克

“……你的道路是什么,老兄?——乖孩子的路,疯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荡子的路,任何的路。到底在什么地方、给什么人,怎么走呢?”

做个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