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06-2008

Posted on Tuesday, May 6th, 2008 at 5:31 pm

苟活着…

接到R给我的短信刚好睡醒,午休的时间很仓促,醒来的时候腿已经麻得迈不开步了。

我也奇怪为什么可以对一个朋友不闻不问这么久,有时候也会想着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可是打过去要说什么呢?谈生活?日子过得已经足够庸俗;谈理想?一步步走得太慢太艰难;谈过去?记忆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真空。习惯了的话,生活也就如此吧,反正她们也知道我的不善言辞。她们理解我。

R跟我提到一个女子,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见过,曾经花一样的女子,在感情面前慢慢的丧失了自我。太过随性,太过倔强,倔强到不肯回头,过了几个月同那个他一起走上了平行的轨道,各自订婚,彼此伤害,再然后她已然是即将成为母亲的人…

没有评价青春的权利,也不该哀叹青春在如何如何的消逝,我想这样的感情谈不上波澜,也说不上苍白,即将到来的或许叫幸福。

——————————————————-

感谢那些在我生命中走过的女子。

Related Posts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 :( :(( :? 8) :D :P :oops: :cry: :wink: :love: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