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放血

Posted on Saturday, November 15th, 2008 at 12:18 am

文/苏枢

太阳今天没怎么穿衣服
什么都看得很清楚
水中的金黄,跟每一处耀眼的光芒奔跑
田埂上的野草长得像说故事的人

天空左右旋转
河流,和陌生的没戴草帽的你
一齐,四脚朝天
闭上的眼睫毛,摆在旷野中间
空气里灌着夏季刚到的寂寞
你低头时引发一阵骚动
热哄哄的阳光从赤脚下溜走
一直跑到地球外面
它们说自己是射线,从来只是,有始无终

你开始坐起来,抽烟
仔细点燃廉价的烟丝
手指涂上冬天的雪
怎知这手不是情人的手?
再骄傲地吐个烟圈

但是,战争刚刚响起号角
旁边那条老河的脸,像座冰冷的山
心里坚硬地只剩下河床,没有流动的新声
这天,快结束了
还没找到战场的轮廓线,和可以牺牲的地方

还算只是冲向一处的岩石,它也太遥远
山里埋着新生活的炸弹和礼炮
怕天一黑
疯狂,就失去光线的印证
被大地观察的身子
写在蚂蚁的旧巢上;一束待宰割的命运

初夏,一直那么瘦
没有主人,没有刀

Related Posts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 :( :(( :? 8) :D :P :oops: :cry: :wink: :love: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