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乱

Posted on Thursday, November 13th, 2008 at 1:16 pm
桃花乱 作者:洛上千栀

[tab:桃花乱(一)]

作者:洛上千栀

A

朴朴离开以后我变得相信一些东西。三月下午,单枪匹马去找朴朴最爱的歌手的碟。未果。回去的时候走过一条破旧狭长的街道,突然遇见天主堂,坚决 地跑进去,奔跑过空旷的水泥地大院子,看见衰败围墙后面的教堂。没有人,有游荡不被主安慰的灵魂和枯缺的树枝对天空的爱抚,尖顶上竖着十字架,我抬头望上 去的时候刚刚好有几只黑鸟从十字架上划过去。

斑驳褪了色的红十字架。我站在下面仰望。朴朴,我现在真的,真的相信所有的爱和恨都会有个了结,都走不到海角。可是朴朴,你离开了,我还在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朴朴现在在青岛。此刻是3月5号,青岛大雪,冷。青岛的教堂比我眼前的漂亮千万。我想套上新买的棉布裙子,可是这个三月里,阳光温度稀薄,我穿了外套毛衣还是不觉温暖。我无比想念那条裙子,寇粉色百褶裙有绣花,可以遮到小腿。

买了它之后朴朴上了飞机。

B

朴朴最早说的我最深刻的话是,他要在天空里跟我做爱。这非常神奇。我想那应该是在飞机上,飞去哪里还没安排好,我们在喝一点饮料后去卫生间,在那窄小充满激情的空间里,我们一遍一遍互相伤害。

可他的这句话到死都没有实现的迹象。

可他的这句话让我知道朴朴绝对是个有思想的人,男孩,或者男人。

所以我迅速接受了朴朴的邀请,跟他去城郊一个可以看到全世界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地方。出门前我在脸颊上抹了点胭脂,我想我不能被那些花比下去。

阳光风火,朴朴在我家街口等我。朴朴的头发比上次也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长了许多,在微风里颤动。朴朴一直用舒蕾,对那种味道上瘾。朴朴说这没什么可解释的,就像某些人写字时把笔放在拇指食指和无名指中间握成拳,而不是中指。

这是个很离题的绝世比喻。因为我从小到大就是用右手食指和无名指握成拳写字,无名指上有微微的茧。这没别的解释。因为一开始的错误。后来不能被改掉就延用至今,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手写字非常好看。

我觉得朴朴会是很了解我的人。

C

03年春,艳阳傲地,城南有画展,是个很有意思的本土画家办的,我穿着宝蓝色裙子杀了进去。在一家俱乐部二楼,有干净瓷砖地板和玻璃,人不太多。我喜欢她忽明忽暗的线条和画女人时粗糙不堪的嘴唇,像是永远不能说爱的样子。

我在一幅叫《溃散》的画前面停下。画面有三分之二的葵花和三分之一的天空。天空上有张模糊的嘴,葵花全是摇摇欲坠的金黄色,右角下有一尾铅字:我爱抚的手指,细成银灰溃散成花。

这幅画很棒。我很愿意买下它。

我正想着怎么把价格压到最低,旁边的朴朴叫来了那画家,他说你这画我买了我很喜欢它。那画家点头说好。我站在旁边看了整个交易经过,忘了自己可以捍卫自己的购买权,最后才说,这画我也想买呢。说得真有气没力。

对不起,小姐,画已经卖给这位朋友了。

我转头看朴朴,看见朴朴眼里有一些闪烁的我不明白的东西。我挥挥手说算了算了,我再看看别的。

朴朴就这么缠上了我。他一直问我要我的MSN,展厅里我走到哪他跟哪,我终于忍无可忍写给了他,抬眼看见他眼里的阴谋得逞。

朴朴一直在MSN里说些他爱我,他要跟我在一起的话。他说一些很有思想的句子,渐渐将我征服,在他说要在天空里跟我做爱后我答应跟他出去看桃花。
D

我们去城郊,漫山遍野的粉红色是人面桃花相映红。走一条略显崎岖的山路上山,朴朴自然地牵住我的手。我觉得我的手指已经在朴朴手里融成五瓣桃花。

朴朴大四,在离我家很近的学校。我常常在街口徘徊因为我是无业游民,可我之前从未见过他。朴朴说这是一触即发的缘分。

我的脸被娇好的阳光晒得胭脂红,最后朴朴送我回家。

在楼梯口,我转身对后面的朴朴说亲爱的朴朴,我想对你说句话,如果你觉得它愚蠢你可以转身走人,如果你赞同它那么请你微笑。朴朴,我想你真是个好男孩。

那个黄昏朴朴高大的身躯压下来,朴朴吻了我。朴朴温暖的舌头在我嘴里溃散成毒,渗透我所有血液,根深蒂固。

[tab:桃花乱(二)]

E

朴朴每天来我的公寓,我凌乱不堪的房间,撑托起朴朴爱我的一片天。朴朴提红色绿色黄色白色的新鲜蔬菜到来,用我简陋的橱具做漂亮的汤菜,我觉得他的手是被施了魔法才可以开出那么维生素丰富的花。

朴朴说小洛你要健康。我说好,朴朴谢谢你请让我们一起健康。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日夜颠倒透支体力不浪费身体任何一点可用价值,我常常在睡过去的时候神情委顿嘴唇干燥。朴朴的吻依旧不能让它潮湿下去。

F

朴朴站在我左边成为我男朋友后的第二个星期四,我找到了工作,结束混乱的游民生活。是朴朴领我去的,一家报社,走狭窄的街道进去,穿越一道围墙看见立在眼前的干净小楼,三层,粉刷的红色赏心悦目。里面的人都有友善微笑。

这是我高中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以前以为在家窝着当自由撰稿人是美丽生活,可是每天郁闷得想要自杀。朴朴说小洛你要健康,我不想每次见到你你总是面色苍白。于是朴朴拉我手来到这里,这家报社,我坐在二楼的办公桌前做版,抬头可以看见忙碌的同事和窗外冲到二楼的树。

每天都能朝九晚五健康规律。吸收白天妩媚阳光。然后容光焕发。这得感谢朴朴,我至爱的人。他带领我踏上健康大道。可我回到家在每个夜里,依然把MSN开到很晚,然后喝杯温暖牛奶睡几个小时,接近天亮时再起来开电脑,然后杀上报社。

我在我的版上写我和朴朴的小细节。写得流光溢彩。后来主编大人说读者很爱看这些呢,我就把它撤了,因为发现自己正在干一件傻事,干一件满足人民偷窥嗜好的事。我把这一发现说给朴朴听,朴朴说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G

玉兰花一树一树开。那种洁白大花瓣揉在手指间像绸缎。它们开在报社楼下的小院子里,我往右看就能看见窗户外的它们。我随手在纸上写:白玉兰丧失了纯洁你给它一件雨衣它就能给你一万次高潮。

这是朴朴喜欢的句子。他说这神奇。就像棉棉说春雨是大地和天空的做爱。

朴朴为我做主页,黑色底子上铺满粉艳艳桃花。整个画面还有淡蓝淡黄淡粉的水墨画遗留痕迹,把桃花衬得妖冶无比。非常漂亮。我的朴朴是个天才。

朴朴在最下面用明黄色写:这时代鄙视纯情,你给我一只避孕套,我就能给你一万次高潮。

这主页里放着我所有的文字,包括一些我自己都遗忘了的。朴朴把它们统统找回来,整理,保存,不再丢掉。我看到一个窗口一个窗口点进去,黑底蓝字,全是我的文字。我心里暖开了花。

我关掉电脑冲进卫生间,朴朴裸着身体站在里面,喷头喷出透明热水一个劲爱抚他。朴朴看着我,我过去抱住他,那些热水也开始爱抚我。

我说朴朴我你妈喜欢向日葵你为什么要在上面种桃花?

因为我喜欢呐小洛我喜欢它们所以你得跟我一起喜欢。

天我卓越的朴朴我拿你没办法我的爱。我狠狠咬朴朴手指。

H

我以前从未发现朴朴有这么优秀。我是说真的。我以前只是以为他只是懂电脑懂美术懂音乐懂做爱而已。原来我的爱人朴朴足够我骄傲两辈子。

五一假朴朴终于有时间跟我出去旅行了,可是我的身体又坏了,扁桃体肿得厉害。所以我只能捂着严严实实在家跟朴朴玩电脑游戏,傍晚时候去附近的诊所打吊针。

朴朴陪我。我们一起看那些透明液体流进我血管里支撑我漏洞百出的身体。完了之后我勇敢站起来,朴朴给我吃徐福记的棒棒糖,我挽着他胳膊走出去。我觉得这像是在举行婚礼。

朴朴说我们去我家,你还没去过呢。朴朴说着说着就扬手招车。

朴朴向司机报了一个地名,那是全城最高级的住宅区,里面全是高官豪门。我心里翻了一个后空翻,发现自己原来这么不了解朴朴。

朴朴家真豪华。二百多平方米的房子朴朴说他一个人住。我瞪大了眼睛看头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我说朴朴你真你妈奢侈那你还老往我破公寓跑。

小洛我不想住这里,真不想,我在你的小公寓里才能感觉到暖。小洛我讨厌这种钱堆出来的房子,没有感情。

就凭这一点朴朴下辈子依然够格做我的最佳情人。

I

照片是泛黄微微起卷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有明亮眼神的人。这是一张结婚照,非常旧式,黑白单色,男的穿中山装,女的扎了两条松长的麻花辫。一个是朴朴爸,一个是朴朴妈。

朴朴从书柜最上层的相册里翻出这张照片给我看,他指着左边的中山装说这男人强奸了我妈。朴朴说得咬牙切齿。

他不是你亲生爸爸吗朴朴?

听我说,小洛。我妈以前是爱他的,跟他结婚时都觉得幸福。可是后来他怀疑我妈对他的忠诚,我妈就对他失了望。小洛你别跟我说真爱无敌,用心去爱 过的人才会知道爱情里容不得一点瑕疵。但猜忌越来越重时我妈提出离婚,他不肯。我妈提着行李想离开,他拦住了,那晚他强奸了她,我就站在旁边,五岁。后来 我妈跟我讲起她年轻时候的事,她说所有的爱和恨和痛都会有个了结,都走不到海角。我现在已经对你爸没有爱没有恨没有痛了,跟着他只是有个依靠,不会孤独。 朴朴,以前我跟你爸多恩爱。小洛,这房子就是这男人留给我的,他带着我妈去了加拿大。我妈要我好好住在这里。

朴朴大段冗长的独白里我看着他的手指因为用力捏照片而关节泛白。我忽然想听王菲的《红豆》。

我说朴朴请你请你不要离开我。我用力抱住朴朴激动的身体。

[tab:桃花乱(三)]

J

朴朴和我一起走过迷离的夏天。朴朴左边肋骨下面纹了一朵深红色五瓣桃花,像血染上去的。非常地好看。我趴在朴朴身上能轻易看到它,然后嘴唇膜拜上去。

朴朴妈妈叫苏桃花,朴朴给我做的主页叫桃花乱。

我知道这里面有非常莫明的关系。

K

朴朴终于毕业了。我跑遍全城都没能找到一条裙摆有桃花图案的裙子。我是想穿上这样的裙子给我亲爱的朴朴看的,可未能如愿。

现在朴朴能陪我随时离开了,我们一起看山看水看桃花。可是朴朴有了工作,在明亮写字楼里做美编,朝九晚五。我的愿望又落空了。我你妈沮丧透了。

我已经不想在报社做了,深秋肃杀的风吹吹吹我不想出门,可我又另找不出合适我的活干。我说要不你养我吧朴朴我太懒了我们都不先想做。朴朴好半天才回过话来说好我们结婚吧不过现在我得去弄图你把身份证准备好下午我们去登记。

哈哈哈哈。我在电脑这端笑得惊天动地。

朴朴你真是我的好爱人。

靠近正午我拿起米色外套出报社。印花钱夹里有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我是良民。我不知道朴朴是真要跟我结婚还是假要。可不管真假我都是很爱朴朴的。

这该死的秋风,吹到我骨头发疼。

L

我的棉外套包裹不住我的身体我依然冷冷冷冷冷。还有我的心非常地冷。

是不是这深秋的风吹得人找不到方向?我跟朴朴认识的时候天气温暖,花开满地。时间跑得这么快。我看见朴朴的右手臂被一个女孩除我以外的一个女孩挽着,我楞在那里,当头一棒。

朴朴你把这故事编得真俗套。我不知道该冲过去给他们一人一耳光还是找个地方吃午饭然后回报社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最后我选择了后者。

我想起朴朴讲的他爸妈的故事。我不能让历史重演,所以我只得忍气吞声,视而不见。

M

朴朴没有向我做任何解释说明。那个中午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到来。我觉得特别绝望特别灰暗,我把版面做得狼狈不堪。不行,这样下午不行,我得辞职。我做不下去了。冬天到了我太怕冷我得窝在家里。

我要和朴朴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朴朴是我的,谁都别想抢。

N

我终于辞职了。

朴朴依然做他的美编。他说他爱那份工作。我抱着箱子从报社回来到小公寓时朴朴在杂志社排版。我面对空空四壁,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冬天的风比深秋的风还伤人。可是朴朴在我身边,我怎么都好一点。我的头发越来越长了,我把它们披散在后背上,我想春天的时候可以把它们编成两条长麻花辫子,编得松松的,像苏桃花那样。然后穿上裙子,挽朴朴胳膊去看桃花。

我开始给朴朴在的杂志写字,我说朴朴你一定要把它们排得很漂亮配最好看的图不然我会杀了你。朴朴说不行,杀了我就没人心甘情愿娶你。

杀了我就没人心甘情愿娶你。

天知道我看到朴朴发过来的这句话有多伤心和难过。

那个女孩来找我。就是挽朴朴右手臂的那个女孩。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那个中午她幸福笑容划伤了我的眼睛。

我给她开了门。快要过春节,我的朴朴在元旦带我去吃火锅,全城最好味道的火锅店里。那春节他又带我去吃什么呢?我脆脆手指在冬天空气里根根纤细。我把暖气开得很大,她进来的时候冷风从外面拼命往里灌。

我对她更加没好感。

这个勇敢的女孩,开门见山问我要朴朴。可是她凭什么?我看着她漆黑的眸子我冷哼一声温柔抚摸自己的手指。它们真好看。

因为我了解朴朴,我了解他。我知道他的过往并且能够包容,你不知道也做不到。

我心里的哀伤一下子全部涌上来。是的我并不算了解我爱的朴朴。我朝她尖叫,去你丫的我也知道,不就是他妈妈苏桃花吗朴朴早告诉我了你丫少不要脸!我只差歇斯底里。

面对我的情敌我控制不了我的情绪。

可是这个女孩她坐在我对面她告诉了我一些话让我伪装的坚强终于一败涂地。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完美的假像?

[tab:桃花乱(四)]
P

女孩说朴朴的前女友也叫苏桃花。她说我不清楚朴朴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可我清楚你给不了他幸福。桃花和我和朴朴是大学同 学你不知道吧?大二的时候桃花死了朴朴自我封闭了一年,朴朴很爱她。这也是朴朴喜欢桃花的原因。我肯定朴朴现在依然爱她。我能接受这一切你能接受吗你能 吗?

朴朴爱苏桃花你爱朴朴可是苏桃花死了朴朴还是没要你朴朴跟我在一起了你丫死心吧朴朴是爱我的。

滚你丫的。我将她赶出了门。开门时又灌进了风,我冷得掉下眼泪。

朴朴的前女友也叫苏桃花。

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靠着门滑倒在地上,眼泪在空气里湿了一地。

Q

我决定先跟朴朴好好过完这个春节再问清一切。天知道我忍住那么多有多痛苦。朴朴买给我一件墨绿色风衣,是新年礼物,我买给他一条松绿色粗线手织围巾。

我们真是天生一对。礼物颜色都这么陪衬。

朴朴说穿这件风衣一定要右手戴深红色手链。

为什么?

你看它们搭配在一起多好看呀,天下无双呀小洛。

我神奇的朴朴。

我看着朴朴好看的眼睛,满世界在笑,朴朴请你千万不要离开我。

R

朴朴节后上班第一天,阳光明媚,我无所事事。关于苏桃花的疑惑我无从向朴朴问起。

我穿着朴朴送我的墨绿色风衣出去转,右手是细细的深红色绸线。

那个下午我穿着朴朴给我的爱去刺了一朵精致深红色五瓣桃花在左边锁骨下面。

S

做爱的时候朴朴看见了我身上的桃花。

朴朴什么也没说。

朴朴去吻它。

我幸福得要死。

T

我终于鼓足勇气问了朴朴,在MSN上。我一度害怕会重蹈朴朴爸妈的覆辙。可是如果不问我会死去,死之前要先杀了朴朴。

不能一情两命。

所以我问朴朴亲爱的你生命里有两个苏桃花对么?一个是你妈妈一个是你女朋友。

对。你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小洛你告诉我。

朴朴你告诉我你这样喜欢桃花这种植物是为什么。

朴朴?

朴朴?

朴朴一直没有回答,然后朴朴下线了。我看着那个显示脱机状态的红色娃娃我觉得身体被人掏空了。

U

朴朴失踪了。

朴朴失踪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

朴朴失踪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我害怕透了。

朴朴离开我不知下落17天。我渐渐不抱希望。朴朴是彻底离开我了。朴朴以为我怀疑他对我的忠诚。我只是想弄清楚事实而已。

为了留住朴朴我怎样才能去强奸他?

我守住朴朴留下的东西生不如死。

W

第17天下午春光明媚,报社的人打电话来通知我去拿东西。还有什么好拿的?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我拿了件外套出门。穿越广场时看见渐绿的树木微笑的人群还有摆在橱窗里的裙子。

那是我一直想要的裙子。蔻粉色棉布百褶,裙摆锈满了艳红色五瓣桃花,它静静摆在大玻璃后面,它棒极了。

我冲进去,买下了它我终于买到了这条裙子。可是或许我再也不能穿给朴朴看了。这真你妈叫人沮丧。

朴朴我已经不知道知道关于桃花,前女友,以及其他了。请你原谅我请你回来。

报社外的白玉兰又长出新的花蕾,我没有机会再把它们捏在手心里揉烂碎成毒。已经晚了我失去了再也没有机会了。就这样。

以前的同事交给我两封信,是我亲爱的读者写给我的。我从报社出来在狭长的街道上边走边看。这些善良的人写的信。第二封信让我想哭。这个人他问:你怎么不写你和朴朴了?

我抬头,二月太阳刺瞎了我的眼睛,找不到爱的人。

他留了一串数字,他说想听我讲我跟朴朴的故事。我想顺着这串数字拨过去,可我忘了带手机。

我也想讲给他。

X
我站在公用电话厅里给朴朴打手机,一遍一遍,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请梢后再拨。很大的风吹过来我觉得冷。我想桃花快要开了,我能跟谁去看桃花还能跟谁?

朴朴你是真的不要我了。

我给那位读者打,一长串数字拨过去,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请梢后再拨。

我狠狠把电话挂上。

Y

回到家我看见朴朴发来的短信:小洛我现在上飞机去青岛,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朴朴你做得真你妈绝。你就真这样彻底舍得我丢弃我了。我把手里的手机狠狠摔出去,它在墙角四分五裂。

朴朴我现在终于相信所有的爱和恨和痛都会有个了解,都走不到海角。你已经不再向前你已经停止爱我。说干净就干净。可是我对你的爱还在继续,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我的天塌了。

Z

两段情

两个人

两朵桃花背负一生

[tab:END]

Related Posts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 :( :(( :? 8) :D :P :oops: :cry: :wink: :love: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