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爱

超扯的55个冷谜语

Posted on Saturday, February 28th, 2009 at 1:37 pm

不知道是哪个整理的吴宗宪(Jacky Wu)的冷谜语,太强大了,跟宪哥做节目的嘉宾估计都不好受,脑袋一不留神转不过弯就糗大了,哈。看看这些超强的成语解释吧,或者说词语歪解更合适。对于我印象有点深刻的还有还珠格格,我所知道的歪解之风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文尾附有还珠语录,现在看起来,是没感觉到好笑了。当然了,这里面有些是很低俗的,有些是看不懂D,不爱看那就略过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茗记

Posted on Sunday, February 1st, 2009 at 10:18 am

有些爱各奔天涯

个性随心,让爱做主

Posted on Friday, January 9th, 2009 at 11:08 pm

英谚有云“Every bird likes its own nest.” , 引申出来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人爱其物”, 当你成长,当你经历愈来愈多的事情,你对爱的体会也会越来越不一样,爱不是简单的占有,那或许是甘于平庸的爱,想说的是,在这个缺乏共鸣的社会里,让个性随心,让爱做主,表达你的爱。

不是男女之爱,在于对生活的热爱。

偶然在网上看到了清华同方的一个活动—-imini疯狂设计师大赛,比赛要求很简单,在线编辑自己喜欢的图案,然后生成在imini本本上,让网友来投票决定最有个性的设计。当然我也参加了,很随心 :) 相信谁都有意愿去买一台mini笔记本,方便携带,又能满足基本的操作,何乐而不为呢?

再来看一下奖品的设置:

一等奖一名,imini定制笔记本一台

二等奖五名,同方电脑淘宝直营店电子代金券一张,价值300

三等奖十名,同方电脑淘宝直营店电子代金券一张,价值200

纪念奖三十名,imini CD包

如果你近期有购买笔记本的冲动,如果你最近运气好得出奇的话,如果艺术细胞闲得打群架的话,那么我强烈建议你参加imini疯狂设计师大赛,设计设计图案,万一幸运还能白落一个本本,实在不行得个代金券还能买便宜点,呵呵。

浮在空中的鱼群

Posted on Friday, January 2nd, 2009 at 11:17 pm

文/(台湾) 简媜

【初裳】
云是树林的披肩,风是碎石路的纱帕,而刚走入文学国度的人,总喜欢用散文做短衫,拿小说裁百褶裙,诗是纽扣。

【缁衣】
如果有人认为文学是不着尘色的白裳,那是因为他遗忘了“现实”这一件缁衣。崇拜杜甫的人,不见得读得懂杜诗,但我们不难想象,当杜甫访友归来,一进门问他的老妻的第一句话,也许是:“尚有油盐否?”

【伏流】
文学如同溪涧,允许不同姿势的浏览与品味。好寻思的人,临流自伤,说人生也是不可眉批的东逝水。自诩清高的人,水清濯缨,水浊濯足,一向自在。至于率然天真的人,俯身溪岸,一咕噜一咕噜地畅饮,把自己喝成一条支流。

【参商】
不必观天象,你的指掌自能屈算人事。若有酒,何不空杯?若有驿车,何不共游?人生动如脱兔,静如处子,一旦扬镳分道,若要相见,须问参商。

【唱晚】
所有的笙歌琴音收束于一个指势,繁华之后,是剩空夜里的上弦。歌偏阳春,你的知音再给你一次热切的掌声,下一曲呢?依稀,生命到达了彼岸,你收起弦琴,站起,深深一揖:“我倦欲眠君可去。”

【雄浑】
当女娲炼石补天,单单剩下一块未用之时,雄浑之气已然锻炼,自行游历于人间世事,等待崩裂。
赶着驴子去市集摆摊的民家,只急着拿这块彩石,压住铺在地上的布,好让生意顺当,怀兜里的银两愈进愈重才妙。
河畔浣洗衣裳的姑娘家,抓着石块打得脏衣服流汁,好似逮住薄情郎一样,搓洗一阵,随手把石头丢入江河里,想的全是驭夫训子。
那一日,江水滔滔,行吟泽畔的楚国屈大夫,揽身一跃入水,忽然江底的石头崩裂,鱼龙四奔。
从此,玄黄之地有了补不完的龟伤。

【冲淡】
好比一滴泪掉入江河里,才会懂淡而不化的心情!
在古远的、兵荒马乱的年代,女人的心好似唐装襟上的盘扣,一个布环紧扣着一个布锁,就这样背着孩子抱薪举爨(cuan)的眼神,如烟,散得快。
在晚近的、寻常日子的岁月里,女人的心好似一根穿了线的针,把温情缝给远游不归的子女,一针一线地将异乡的风雪挡住。线尽针钝,女人也老了。
打了一个死结,女人将自己咬断,唾到窗外去,好比一滴泪掉入江河里。

【秾纤】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啊!这是个多雨的地方,心情好似青苔。雨滴沿着屋檐而落,更漏声声:夜,是给人覆盖在心事之瓮上的,拿着芳龄的红麻绳一勒,久而久之,便是春醋。
雨似牛毛,也碍不了我要出巡的意兴。发髻上布满雨的碎珠,眉睫之间,好似雾湿楼台。山风清沁,野林苍翠,好吧,我来采荇。采不盈袖,正要拔起银簪搔一个湿意,却眼见深林处奔出快蹄,好一个骏马吉士!
把荇菜散入河里,我想听关关睢鸠。

【沉着】
古来功名,无不在锣鼓声中隐隐然寂寞。
色衰爱驰的,是美人心事;尚能饭否?是将相块垒。然而,我们难道不能在名缰利锁之中做一个脱巾独步的逸士;在仓皇岁月中扬鞭,做一个誓死无悔的轻骑!
等到老来,且让我沉剑埋名,独与绿杉野屋惺惺相看。如果你仍爱策马高游,倒不妨择一个日闲气清的节令,来与我对弈;我当卷袖煮茶,捻须鏖战,似当年战场。
兵卒已尽,将帅相逢,吾仍有下一步棋。

【高古】
吾垂垂将老,鞋履都破了。
上山伐木,下山沽酒,吾乃野樵一名。薪材卖给城里头的好人家,那升起的炊烟恐怕遮得住一个日头!城南那个磨刀老王,见着我就嘀咕:“你还剩几两力气能使?多喝酒才是正事。”
说得是,吾今日起早,照常上山,故意不拿眼睛瞧那些劳什子大树小枝,可也怪,不看就不会走路,瞎子一样;好比看到漂亮的娘儿们,正当的男人都会犯痒。
吾下山第一要事,抓着老王的膀子求他:“快,给我打一把亮刀!”

【典雅】
春风好媒约,说动一树榴红。偶来雨多,茅屋又新破,且戴一笠,借故去访邻居家老叟。
巡着江岸梅林,一颗颗睡饱了的梅子,正是青里一抹红透,得着此刻无人,且摘它个两袖清风、一袋新酒。世间的功名不能裱壁,就向天地讨一笔闲钱糊口。
正算计着老叟家的那只古瓮,怎么着,一辆快马驰过,溅得我一身泥泞,定睛一探,可不是城里那位篡了功名的新进?
且拼春风一叹,还好,近日雨多。

【洗练】
半夜不眠,推门至院落,院中的莲雾树熟了,有一枚红果悄然坠落,我剪一段月光裹住心伤。
七月的虫声是炸了线的唐诗三百,格律皆破,独独押一个锡韵:寂寂寂寂寂寂。我说:渔人哪,你竟不如一只虫子,你三年未归。
瀚海无路,只有等字,你不妨托星月当信差,若我裁得一截银白的咸布,渍痛了伤口,我便知晓,你已无法回来。

华侨大学赋

Posted on Friday, December 5th, 2008 at 7:44 pm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人手一张的 :mrgreen:

作者:庄锡福

两江夹辅,历史名城古地;百宇星罗,华侨大学新黉。锺灵雄峻,地脉西接泉山;化雨清和,天风东来台海。理学名区,华夏比称邹鲁;东方巨港,欧西加誉“光明”。文运文风,时来复盛;侨乡侨校,相得益彰。廖公一代英豪,呕心创建;叶老三军上将,着意经营。复有后昆绍继,规模渐备;可知新纪来临,佳境堪期。

面向侨台港澳,栽培华胄子孙。中华伦理,仁民爱物;华大学人,取精用宏。梯航沧海,慨前驱自强不息;和睦异邦,感先辈厚德兼容。因知万方殊俗,渊源有自;文化多元,协和可居。族群诚有别也,谚曰同心同理;四海岂可分哉,语云皆弟皆兄。

赤子心系故国,侨胞情倾华园。历历捐输慷慨,昭昭业绩辉煌。君不见纪念堂体势巍峨,无愧温陵胜迹;承露泉蕴含隽永,常撩多士畅思。菲华楼、敬萱堂,四季书声朗朗;图书馆、科技馆,常年和气融融。又有那体育馆、体操馆,锻炼健康体魄;音乐厅、书画室,熏陶审美情操。更兼气候常温,江山如画:春时则百卉争妍,翠柳含烟;夏令赖绿荫蔽日,枝叶生凉;秋来有龙眼应时,沉沉果累;冬至看刺桐焕彩,烈烈花红。是五风十雨,佳气缤纷;八节四时,鲜花不败。花前柳下,书声与乐声互奏;湖畔桥边,山色共水色争辉。宜乎宾客咸称“花园大学”也!

固知高等学府,育人为旨,学术至尊。西贤曰:爱真理甚于吾师;东圣云:究天人当推实事。唯历史昭示,求真不易,质实难能:哥白尼受厄终身,布鲁诺舍生取义;李卓吾割喉囹圄,范子真抗命王侯。马翁有教,科学或通地狱,良有以也;叶帅尝言,读书恰似攻关,岂徒然哉。乃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实国庠立世之根本,学者成功之法门。通识当求博涉,本行宜有专攻。海中取一粟,象外幻无形:或质测化合,穷物质之精微;或取象建模,参天地之造化;或探究社会,寻兴衰之理数;或解剖人生,状世态之炎凉。映雪囊萤,其心可法;悬梁刺股,其志可嘉。要须综理古今,开智化德;亦必会通中外,推陈出新。是则桃李芬芳,今朝装点校园;栋梁伟岸,来日支撑大厦。

纵观历史,文明进步无穷,科技居功第一;放眼当今,“网络地球”变幻,创新时代降临。发展有道,教育为基;竞争无情,人才乃本。民族复兴,多赖士林奋发;人群幸福,惟凭科学昌明。是国家社会,期深望切;华大师生,责重路长。鲲鹏搏击九霄,立志务高;骐骥驱驰万里,用心唯一。学优而仕,当念天下为公;仕优而学,须知满盈之戒。务使贤人居位而播其德,智士竭能而尽其才。庶几宏规初济,十年为期;大业丕成,卅栽可待。呜呼!成败兴衰,天视自来民视;纵横进退,实然须合应然。昙花易谢,松柏后凋。用舍由时,勿坠青云之志;行藏在我,常登鹳雀之楼。莫辜负:案头有味书盈架,窗外无心云半山。此所谓:价值虽曰多元,机枢还操一己。亦各立其心,各行其道而已矣。

注:文中两江指晋江和洛阳江;泉山即清源山;“光明”指“光明之城”,是古代欧洲人对泉州的称誉。廖公、叶老即廖承志和叶飞,两人乃华大首任、次任校长;范子真、李卓吾即南朝思想家范缜和明代思想家李贽;马翁、叶帅指马克思和叶剑英。

作者后记:2000年10月华侨大学校庆前夕撰于华大西区天放斋,刊于10月25日《华侨大学报》、11月1日《泉州晚报》(海外版)。2002年8月5日修改,时移居华大新南区。